谴责对氧化科创实施恶性竞争的平行业务提供商

近日来,氧化科创频繁遭到平行业务提供商的恶意竞争。这些平行业务提供商为用户提供了和氧化科创相同类型的业务,并试图通过贬低氧化科创、干扰氧化科创正常运作从而转移氧化科创用户到其平行业务中。

在这些恶性竞争的商家中,不乏存在于相关地区办理齐全资质的正规企业。这些企业利用自己的合法合规性,包括从第三方组织通过法律漏洞获得的伪合法性,依靠当地法律法规对氧化科创实施诽谤、舆论控制、伪合法性攻击以及扭曲事实、夸大错误。

氧化科创自2014年以来,通过团队协作的努力,在2020年将业务推广到互联网云端化。自此,我们遇到了成百上千的平行业务友商。在这之中,我们自豪地和一些优质业务提供商合作,同时也尽力通过抗衡恶性竞争来保证用户获得正常的业务服务。

氧化科创秉承着用户安全和体验至上的初心,坚决为用户提供领先质量的业务服务。我们向氧化科创业务投入了巨量的精力与财富,试图在团队业务中焕发新的生机。

一些使用着低廉设备的、包庇素质低下团队成员的、接纳不明是非的“小学生”用户的团队,试图控制“小学生”市场舆论来贬低氧化科创,借由团队成员个人生活行为攻击氧化科创,极大影响了氧化科创的名声,干扰了氧化科创成员的正常日常生活秩序。

这些低廉的、无组织性的、以金钱为目的的恶性竞争平行业务提供商,不在少数。我们笑称,一条免费域名,一台20块钱服务器,一句“为梦想而生”的言语,就能让一个毫无信息服务经验的初中生的初创的组织站在“小学生”赞扬的舆论浪尖。成百上千的这样劣性的业务提供商,以干扰包括但不限于氧化科创的自律组织为乐,在自己业务因缺少经验无法正常开展时怪罪于他人“占领了市场”,试图控制舆论迷惑路人。这样的恶劣组织存在于平行业务市场,只能使得行业环境向污秽、难堪发展。

氧化科创潜心尽力,未曾试图通过提供优质服务、获得用户自发信任之外的途径招揽用户。一些平行业务提供商视这点为切入点,编造“圈钱不敢说”、“骗人不敢当”、“关着门赚着钱”的谎言,将自身的实际情况强加到他人身上,以小人之心揣测君子之意,恰好暴露了这些恶性组织的真实想法。迷惑旁观者视野,踩一捧一地宣传业务,臆想自己的恶劣故事,沦落到最后承担不起正常访问的成本,又戏称自己“投入公益服务所以没有资金”,这何尝不是一出精彩的儿戏?

氧化科创至始至终坚持良性竞争,从不参与任何恶性竞争。氧化科创至今不对任何组织进行过以干扰正常运作为途径的业务竞争。一些恶劣组织,实施廉价的互联网攻击,甚至通过攻击自己来伪造攻击历史,博取他人同情心。市场已经养成了“业务竞争不过就DDOS攻击”的劣习,然而这种劣习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传播在普通互联网从业团队之间。一些组织之间互相攻击,事后将业务中断怪罪于包括但不限于氧化科创的组织之上,然后合法地声称“正当防卫”却又不肯给予证据,将更多精力投入与攻击和漏洞利用研究而不是自身业务的研究,实在令人汗颜。

氧化科创因坚持实施自己的“12年目标”,故暂时推迟了在相关地区资质的申请事宜,恰好帮助恶劣服务商找到抹黑的缘由,推波助澜指指点点。氧化科创虽然没有明面上的合规资质,但长久以来的业务稳定运行说明了氧化科创业务结构的可靠性,氧化科创有较为成熟的管理结构。市面上不乏出现资质齐全一夜跑路的服务商,我们虽然也建议以合规资质为利用服务商的判断依据,但在广阔繁杂的普通平行业务提供商中,以合规资质为切入点互相攻击,可以说鲜有参考价值。对于自身申请,或者购买到合规资质的团队,对氧化科创采取合规审问,我们也确实无言以对,只得赞扬对方合规完善。

氧化科创一直在探索自己的业务道路。我们不愿以任何组织或个人为敌。然而世事纷杂,人心百态,我们明知我们也无法提供最优秀的服务。氧化科创也会在逐步的业务探索中,在“12年目标”的“第9年”开端,不断试错寻找更可靠的、更适合我们自己的业务结构,争取为用户提供省心、放心的业务服务。

倡议进行良性业务竞争,互相促进业务进步;谴责恶性业务竞争,共建优秀业务生态。

滚动至顶部